您现在的位置是:计宝新闻网>综合>集结号手机版官网下载 - 故事:男友公司上市,拜托我做审计,我偷看他财务报表才知被下套

集结号手机版官网下载 - 故事:男友公司上市,拜托我做审计,我偷看他财务报表才知被下套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7:30:24 阅读量:3116

集结号手机版官网下载 - 故事:男友公司上市,拜托我做审计,我偷看他财务报表才知被下套

集结号手机版官网下载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心元心语

早上,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议室里硝烟弥漫。

褚乔气得脸色煞白,甚至有点声嘶力竭:

“我就不明白了,卫冕和许俏俏工作考核这么悬殊,你们却要许俏俏转正?这对卫冕太不公平了吧?”

四个经理也不明白,二个实习生转正,你动那么大肝火干嘛?所以看都不看她,也不表态。褚乔气得直接问:“娜姐你说说······”

娜姐看着自己精美的指甲,慢悠悠地说:“我倒是觉得许俏俏更适合在事务所,她心细,还勤快。”

“可是我们事务所不是这么考核的,我们有这么多数据,你们不看看吗?”

褚乔声音都开始颤抖,她真的不明白,明明卫冕有目共睹工作出色,但是四个经理好像眼睛瞎了,偏偏都说让许俏俏转正,这公正何在?公平何在?

会议桌一端的老总看吵吵半天也没结果,拉着长音说:“要不投票吧?”

当然卫冕二票,奇怪的是,还有一个同意卫冕转正的,但是会上却一声不吭。

褚乔的脸白了红,红了白,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。卫冕工作熟悉,人不熟悉,自己这么强出头是不是多余了?可是那孩子的工作真的没得说,留学回来的,要不了几年,就会是一名优秀的审计师,不能夭折在这里。

而相对于许俏俏,很会来事,也有眼力劲儿,可是这和业务有关系吗?人际关系和业务能力能相提并论吗?

褚乔苍白着脸离开会议室,径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此时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射进来,满屋金色,褚乔视而不见,一向喜欢海的她今天没有任何心情,眼睛盯着卫冕的简历足足有三十分钟,心里莫名的堵得难受。

她在想自己这是怎么了?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入职仨月没转正吗?以前也有过,怎么这次心情就这么遭呢?

实在不行也可以做主留下,不就是多一个名额吗?可以去总部申请,这点面子还是有的,可是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,哪里出问题了呢?

他们两个这么明显的差别,经理们怎么就看不到呢?

一定是能看到,但是为什么不同意他留下呢?

卫冕努力三个月,最后没有转正,这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又是怎么样的打击?

职场是讲实力的地方,虽然不用分数说话,但是用业务能力说话,这么大的一个会计师事务所,告诉人家孩子女生心细,所以留下了,这是狗屁理由嘛!

褚乔坐在办公室里生气,连午饭都没去吃。

眼睛实在有点累了,她移开了视线,看见了被阳光晕染的房间,大大的沙发暖暖地在那里,就不自觉地离开办公桌,把自己埋在软软的沙发里,一任阳光沐浴在脸上,在身上,然后进入心里。

咚……咚咚,敲门声,还没等褚乔喊进来,老金已经进来了,走到另一沙发前坐下,

“怎么没去吃午饭?”

老金不老,三十五岁。

“我想问你上午你投了谁的票?”褚乔没睁眼睛问道。

“你猜呢?”

“一定是许俏俏,为什么?”

“人畜无害啊。”老金一脸不在意。

“怎么讲?”褚乔挣开了眼睛,

“那还用问?那小子业务能力那么强,用不了二年比你我都精,那叫年轻有为,我们快四十了,升职又多了一对手。”

褚乔睁大了眼睛:“就这理由?”

“那你以为呢?”老金揶揄地看着褚乔,“你是真不食人间烟火啊?”

“这也太不公平了,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?”褚乔真的觉得不对。

“有他高山显我们洼地?怪就怪这小子表现太好了,表现太多了,你没看见那次去新城,我们一周要核算完的帐,他三天就拿下,还没啥错误,本来在那里好吃好喝的,可倒好,四天就回来了。”

褚乔忍不住笑了,确实有那么一回事,新城有个科技公司要上三板,所以请了他们事务所审计账目,大家跃跃欲试,不是对账目感兴趣,是那里招待得好,又是海鲜,又是高尔夫的,所以大家有意放慢进度,本来账目就不多,所以都心照不宣。

可是卫冕却一个人干了几个人的活,还加班加点,三天就完成了,回来看着大家扫兴的样子,褚乔乐了好几天。

但是这也不能成为卫冕不转正的理由啊?

忌才妒才,然后不让人孩子转正,这得多缺德啊?

“大家都是因为这个不同意卫冕转正的吗?”褚乔看着老金,

“我觉得都是,谁也不想留个对手在身边。”老金也看着褚乔。

“我想帮他争取!”褚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咋,又正义感爆棚?你不怕得罪人?”老金瞪起眼睛。

“这个理由拒绝卫冕太不公平了,也许他在,让大家有点压力,更加努力提高业务呢?说不定是好事。”

公司里老金和褚乔的关系更好一些,经常探讨公司的一些事情,所以褚乔和老金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就你局气!那你就和老总谈谈吧,看老总怎么定,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,老总也想留俏俏。”

这褚乔没想到,难道老总也怕影响吗?

一丝哂笑挂上嘴角,“你可别瞎说了,老总今天说投票决定,”

“那你就去碰钉子吧,哥们不拦你!”

看着褚乔高挑的背影,担心挂在老金的脸上,这妹子眼里不揉沙子,多亏业务能力好,否则早出局了。

褚乔确实碰了钉子,老总看见褚乔进来,还十分热情的,可是褚乔说:“黄总,我觉得卫冕比俏俏更适合留在事务所。”

黄总笑容僵了一下,“上午不是已经投票决定了吗?”

“我觉得投票的结果不公正。”

“是票统计错了还是谁投的不合理了?”黄总有点公事公办。

“没有,我是说平时的表现,卫冕在能力和工作量上都比俏俏好。”

“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,好不好会在票上表现。还有事吗?这个问题不想再议了。”

黄总眼睛看向电脑,明显不想搭理褚乔了。

“黄总,那能不能再申请一个转正名额,让卫冕也转正?”

黄总眼睛从电脑上移开,“咋?亲戚?那么想留下他?”

“对,想留下他。”

“好,我向总部申请!”黄总看向褚乔。

褚乔忙挤出笑脸,“谢谢黄总!”

其实黄总就是送了个顺水人情,他不申请,褚乔也可以向总部以自己部门需要为由提出申请,每年她有一次这样的权限,那样就有点越级,但是褚乔想干的事情是从来不计后果的。

褚乔刚想离开,黄总叫道:“褚经理,东北那个被收购的公司你去一下吧。”

褚乔后背僵硬了一下,刚答应让卫冕转正,回头就给自己一个活,东北这个公司大家不愿意去的原因是路远钱少提成少,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,对方不给报销机票,坐高铁也得八九个小时。

现在黄总安排她去,明显有交换的意思。

褚乔觉得什么活都得有人做,自己不去,别人也得去,没犹豫,接口道:“好,您告诉办公室定票吧!”

黄总看着褚乔的背影沉思了一下,拿起了电话……

俏俏和卫冕同时转正,卫冕分到褚乔部门。

第二天早上,褚乔刚到办公室,老金就过来了,“办公室好像定了明天早上你去东北的票,这活你咋接了?”

老金总觉得褚乔单纯,什么事情都想帮衬着。

“早晚不得有人去吗?我怎么不能去?”褚乔看着窗外宽阔的江面,无波无澜,一望无际,心里仿佛也随之开阔。

“这活有点土鳖,你不觉得咱俩净干这提成少的活吗?你看娜姐,哪个项目提成高人家就干哪个。”

褚乔看了眼老金,笑了下,“你能不八卦吗?娜姐干不了我们也没少捡剩啊!”

老金也笑了。

娜姐人美嘴甜脸皮有点厚,一有提成高的项目就去黄总那里要,不给就磨,然后就梨花带雨,都说闹夜的孩子多吃奶,其实真的这样,可是褚乔不会,她相信职场有职场的规矩。

娜姐拿到项目后,几次ipo(首次公开募股)都出现瑕疵,没办法又临时交给褚乔,连老金也接手过娜姐做了一半做不下去的项目。所以现在老黄也不敢轻易把项目交给娜姐了,毕竟出钱的是甲方,弄砸了也要赔偿的,何况人家也有权换乙方的。

想到这里,二人同时露出笑容并望向窗外。

阳光正好,江面上正缓缓驶过点点白帆,褚乔的心也跟着那白帆一点一点的奔向远方,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又弯。

老金眼角撇了下褚乔,“你怎么这么喜欢海呢,一天到晚看不够!哥们,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,你和南北也要抓紧了,快成剩女了。”

“现在也是剩女啊。”一丝忧郁略过褚乔的眼睛,老金没看到。

老金前脚刚走,许俏俏就敲门进来了,她毕恭毕敬地来到褚乔桌前,递过一个精美的包装盒,里面是二大盒的费列罗,满眼真诚:“姐姐,我转正了,多亏你们这些前辈照顾,我一直崇拜姐姐,想像您一样又漂亮业务又强,我想跟你好好学习!”

都说官不打送礼的,褚乔真有点不好意思,她想开口说受之有愧,可是话还没说,俏俏眼圈红了:“姐姐,我真的也想干好,我是我们村里考得最好的大学生,所以姐姐你多带带我吧。”

褚乔想说:“你不是在娜姐那组吗?”还没张口,俏俏又说:“姐姐,以后我就是你小跟班的,喝咖啡买便当,我包了!”

褚乔一句话没说上,竟让俏俏说得心生愧意也心生暖意。

感谢牌,亲情牌,同情牌,恭维牌,友情牌,几句话,俏俏全用上了,看来eq比iq重要。

但是褚乔还是张口说:“你留下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,但是能在会计所站住脚靠的是业务能力,能在这个行业有名气,靠的更是过硬的专业技术,你还是多学点专业知识吧!”

她不知道俏俏听懂没,反正她嘴上答应着,蹦跳着走了。

但是她确定俏俏知道她是反对转正的那个,她也确定别人的礼物一定不是二盒巧克力。

褚乔看了一眼在电脑前闷声业务的卫冕,不久的将来,卫冕一定是独当一面的主管,也许这也是大家不欢迎他的原因吧,看来人际关系也是要讲的,所以要找卫冕谈谈,提醒提醒他。

褚乔让助理把卫冕叫进了办公室。

卫冕是一个阳光大男孩,脸上似乎还有没褪去的婴儿肥,皮肤很细也很白,这份肌肤长到女孩脸上都很少见,何况是男生?

褚乔惊诧的是那双眼睛深邃如星空,绝对不是不谙世事,和脸明显不协调,褚乔不禁楞了几秒。

老实说三个月来就是交代几次工作,有时候还是助理去交代,但是每个人的工作内容褚乔是掌握的,所以工作了解,人反倒是接触得不多,也没仔细看卫冕,今天当看见卫冕眼睛的刹那,褚乔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用说,虽然长了一张孩子的脸,但绝对是一个有思想的人。

想到这褚乔不禁自嘲地笑了下,开口和卫冕说:“明天和我出趟差吧。”

“办公室已经通知我了。”卫冕看了一眼褚乔,“谢谢您帮我转正留下,没有礼物,工作上还!”卫冕轻声说道。

“好,努力工作就行,相信事务所还是用业务能力说话。”褚乔认真交代。

“您放心,我会证明我的实力。”卫冕一脸坚定。

褚乔想说:讲究点方式方法啊,先打稳基础,可是觉得又不好说出口。

似乎看出了褚乔的心思,走到门口,卫冕竟回头说:“姐,放心吧,我会注意方法,扎稳脚跟!”

褚乔彻底愣在那里。

早上六点五十分的高铁,褚乔五点半就往车站赶了。

到了车站,卫冕已经等在那里,二人匆匆过安检,正好检票上车,还好赶趟。

高铁上,卫冕抿嘴笑。

褚乔看了一眼: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说出来分享。”

“你男朋友公司要上市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你要不提,我都快忘了有男朋友了。”褚乔嘟囔了一句。

南北,褚乔男朋友,姓南名北,褚乔34岁了,南北38岁,是黄总牵的线,也处二年多了,可是总共见面也没几次,南北忙,褚乔也忙,节假日南北还要回老家看父母,所以时间总也赶不到一起。

开始,褚乔还盼着望着见面,微信电话每天都联系,慢慢发现都是她在主动,再慢慢发现她不联系,南北也不联系她。所以褚乔就不再联系了,南北发信息她就回,南北打电话她就接,好像有一个月没联系了吧,原来忙着上市呢,好事!

褚乔嘴角弯了弯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?”

“全公司的人都知道。”卫冕声音柔和。

褚乔弯了下嘴角,有男朋友不是秘密,他知道正常,南北公司上市也应该不是秘密,他知道也正常,所以没什么神秘的。

只是要上市这么大的事自己却不知道,不禁哑然。

“他们公司上市要请我们所去做ipo项目,你不要去,申请回避!”

褚乔看了一眼卫冕,这孩子怎么神神叨叨的。

但看见他眼里的深邃和认真,褚乔点了下头。

“好,我不去,”感情处到这份上,褚乔也没心思去,人家上不上市好像和自己没多大关系。

看见她点头,卫冕像孩子似的笑了,顺手打开一瓶水递给褚乔,

“我知道大家怕我能力影响到他们,其实各凭本事,我走了还会有新人,如果谁都进不来,那我们会计师事务所快黄了。不是我的问题,是他们的格局出了问题!”

褚乔嗔怪地瞪了他一眼,“就你能!”

卫冕吐了下舌头,扮了个鬼脸,年轻真好,连表情包都好看。

褚乔不禁望着车窗外,疾驰的列车像极了每天的时间,怎么这么快,转眼就三十五了,好像二十五还在昨天,今天就是黄花瘦了,结婚好像也是遥遥无期的事。开始褚乔还往结婚奔,可是南北好像没那个意思,现在褚乔也不想了,虽然南北是钻石,可是不属于自己的钻石又有什么用呢?

褚乔确认南北是不爱自己的,三十四岁,谈过恋爱,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,可是南北不爱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呢?

是不是应该放弃了?

失望在褚乔眼里扩散开来,二年的时间又浪费了。

卫冕看了她一眼,“姐,和南北有点距离是好事,他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有钱。”

“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褚乔疑虑地看着卫冕,觉得自己真的不了解他。

“先让我有点神秘感吧,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。”

车窗映出褚乔的脸,五官精致,却有一丝愁云,不得不承认,南北让她心绪有点乱。他的公司都要上市了,但是她却一无所知,也许他在等她提分手吧?

呵呵,好像没牵过手,所以也就不用分了吧?

一丝苦笑挂上来,她收回视线。

手机响了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南北的电话。

褚乔狐疑地按下接听键:“我的人,现在在哪?”

南北从不叫名字,她的名字就是“我的人”!

褚乔以前觉得是人有所属,现在觉得有点讽刺,但是一个月没电话了,也懒得去计较。

“我在出差的路上。”她如实回答。

“这么不巧,我有空你又没空,我想你了,我去找你?”

这是褚乔没想到的,以前也经常说我想你了,开始是感动的,慢慢的褚乔觉得我想你了就是我想你了,没有什么感情因素,但是因为想要来找她,好像有点奇怪,但是褚乔还是婉拒了他,她已经不想他了。

拒绝了南北,她看见卫冕给她点个赞,老实说她对卫冕比对南北都信任,她自己都奇怪。

被收购的这家公司很小,没有专职财务人员,只有一个兼职的财会,每月来几天,所以账目简单而清楚。

这是几个刚毕业三年的大学生合伙开的科技公司,专门研究语音智能,用在乐高上面,可是奇怪的是公司被一个生产加工企业收购,有点风马牛不相及。

这几个大学生需要经费,这个企业能够提供资金,一个愿买一个愿卖。

审计非常简单,一天就核对完所有数据,又跑了趟税务部门,看了每月财务报表,然后就开始写审计报告了。

审计报告发给黄总后,褚乔和卫冕就准备打道回府。

可是走前,看着这几张年轻而有朝气的面庞,看着他们对智能的喜欢与执着,褚乔忍不住给了一张自己的名片,低声说:

“其实资金筹集的渠道很多,你们可以融资,也可以贷款,大学生创业国家是提供贷款的,还可以卖一些股份,这样主动权都在你们手里。如果被收购了,你们要看好合同,是不是有足够的资金还可以支持你们继续研究;是不是还有决定权?”

褚乔实在不想看到这几个孩子因为经验不足,折断科研的梦!

离开这几个孩子,天上飘起了清雪,落满大街小巷,道路有点滑,褚乔趔趄了一下,卫冕伸出手,稳稳地扶住了褚乔,本该说谢谢,但是说出口的却是:“留意一下哪个公司收购的。”

“是!”卫冕响亮回应。

褚乔拍拍他的肩,算是奖励。

刚出站口,南北就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迎了上来,南北每次见面都会送花,每次都有很强的仪式感。

可是没有感情的仪式感是不是就是客套?

南北这么迫切地想见她,好像还真的是第一次。

褚乔不知道该是那种表情,倒是卫冕低声说了句:“别忘了我说的话!”然后又大声说,“姐,我先走了,!”

南北想拥褚乔入怀,褚乔本能躲了一下,南北就变成了牵手,褚乔没有抽回,印象中牵手的时候不多,因为二年恋爱没逛过街,没看过电影,倒是约过几次饭,所以这个恋爱谈得有点有名无实。

“咱们去吃饭,告诉我想吃什么?”南北一脸笑容。

“我没什么胃口,随便吧!”褚乔实话实说。

“那我带你吃西餐去。”

其实吃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说什么。

果然,南北看褚乔也不太说话,先开口检讨了,“宝贝,对不起啊,这段工作太忙了,一直没空联系你,真的是忙得昏天黑地的。”

褚乔相信他忙,可是不相信忙到微信一句的时间都没有,上个厕所都能喊句话了,但是她没有争辩。

“公司业务不断扩展,现在开始做上市准备了。”

“那我要恭喜南老板公司飞速发展!”

褚乔有点不咸不淡。

其实从卫冕在车上说南北的公司要上市时她就觉得有点扯,刚认识的时候她了解过南北的公司,就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加工公司,规模不是很大,要上市远远不够。

当时南北问过,她就实话实说,从此南北就不再和她谈公司的任何事情了。现在才二年多的时间,对于一个加工企业,坐火箭也不会发展这么快吧?

他的公司是怎么发展的呢?

“宝贝,不是恭喜我,是恭喜我们!我们家的公司要上市了。”南北热情得有点虚伪。

褚乔看着南北虚伪的热情,心里有点怪怪的。

南北有她喜欢的那种外形,鼻翼挺括,眼窝深陷,唇红齿白,永远是白色的衬衫,宝石蓝的领带,这应该是帅酷的大叔范儿,第一次见面时褚乔就相中了这份长相,沾沾自喜了很久,不是钻石王老五都是帅帅的,可是南北是。

但是南北又相中自己什么呢?

虽然是名牌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,但也只是中级审计师职称,大家都说她气质好,其实她知道自己长相一般,还不会打扮,经常素面朝天。电视里的职场女性都是妆容精致,踩着恨天高,褚乔就想那得多大的闲心?你来事务所待上几周,天天和数字打交道,眼里就是那几个枯燥的数字,人也会枯燥,所以她真的不知道南北喜欢她什么。

她觉得南北对她是没有感觉的,今天是最热情的,以往每次吃饭都像是和客户,互相客气。

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。

所以南北说是“我们”的公司,这让褚乔觉得有点滑稽,嘴角不禁有一丝嘲笑。

南北马上看到了:“亲爱的,这段时间冷落你了,我道歉,保证没有下次,你打我吧,算是惩罚!”

说着就抓起褚乔的手,按在胸口上,褚乔感到了那颗嗵嗵跳动的心,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。

南北凑过脸,向褚乔倾斜过来,褚乔感到了他的气息,却本能地躲开了,是不是成年人的恋爱已经没有了风花雪月?连荷尔蒙都退避三舍?

南北牵着她的手,褚乔躲也没躲多远,南北倔强地把脸贴过来,唇压了下来,褚乔奋力后倾,嘴里明确说出:“南北,这样不合适。”

“怎么不合适?爱你就合适!”南北喃喃着说。

“快起来,我们谈谈!”褚乔因为后倾,脸已经涨红。

“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开你。”南北语音温柔。

“你说……”褚乔有点体力不支。

“那你答应我去接我们公司的ipo(首次公开募)项目,否则就让我吻一下!”

褚乔马上想起卫冕说的话,原来重点在这里。

“你好好说话!工作上的事好好说!”褚乔没有了羞怯,坐直了身子,看南北没有起来的意思,褚乔没了笑脸,“南总,请自重!”

南北悻悻地起身,任由褚乔抽回了手。

“为什么我去接这个项目?”褚乔直视南北,

“因为你是我的家人,我相信你!”

“要是家人,按规定我是应该回避的!”一丝蔑笑闪过眼底。

“我们现在还没登记,所以法律上不算。”

“你去找别人吧,做ipo我不是最好的,但是审计我是内行。”

南北知道褚乔说的是真话。

“行,那你负责审计那一块。”南北马上接话。

“你得问老黄是不是同意!”

“老黄没问题,你审计,我把提成多让出二个百分点!”

褚乔想说我们家公司上市了,还在乎那二个点的提成吗?真是不打自招!

所以接下来褚乔也没了应付的心情,推说坐车累了,想早点回去休息,南北没有强求。

褚乔失眠了,这行做了十年了,傻子都知道南北的公司怎么上市。可是自己接还是不接呢?站在窗前看着广袤的夜空,心里像压了块石头。

男友公司上市,拜托我做审计,我偷看他财务报表才知被下套。

第二天刚到公司,黄总就叫她到办公室,黄总没有寒暄,直接说道:“发回的审计报告我看了,这个公司前景是无限量的,所以有些数据做个改动,这样好看些。”

褚乔的眼前又出现了几个大学生青春洋溢的脸庞。

“怎么改?”

“加大公司的数额。”黄总看着褚乔,

“你是说收购方愿意加大购买资金?”

“不是,我们就是这么改一下,不用告诉被收购方,”

褚乔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这边给你20块钱,那边又说花了200块钱。褚乔看着黄总,“黄总,我做不了,这样我要承担法律责任!”

黄总看了她半晌,“好,你回去吧,不改了!”

走廊里,卫冕示意她过去,她走了过去,卫冕低声说:“我查到了,收购方是南北的公司。”

这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
弄虚作假,借壳包装上市。

规模不够,资金不够,硬件不具备,财务报表也不会好看,怎么去审批呢?

怎么瞒天过海的呢?

一定是有会计师事务所这样的中介机构帮忙!

所以靠ipo(首次公开募股)去圈钱,一旦成功,那些不了解真相的股民就成了牺牲品,绝对不可以。

好在这一切刚刚开始,虽然他们准备了很久,但是对外才刚刚开始,阻止还来得及。

可是怎么样去阻止呢?

褚乔在办公室走了一圈又一圈,她不知道该怎样去解决,使命感和正义感让她心无畏惧。

对了,南北不是让她去审计吗?那就从审计开始,如果他们公司本身就不具备收购资格,那一切不就化为乌有了吗?

她要亲自去审计南北的公司。(作品名:《职场正步走》,作者:心元心语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世界杯足球盘